戏『3』

连生活的意义也不知道是什麽,那为何还要活着?
         日复一日的被相同噩梦纠缠着,诸葛亮觉得快疯了,梦说起来不可怕,有时他会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把这种梦划分到噩梦的行列中。
         一个人在空地,没有光没有声音,恐惧如同浪潮蜂拥而至,将他吞噬,低哑声音兀的响起,近在耳边,他却什麽也看不见。黑,全是茫茫深夜的黑。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贴在脸上似乎是手的东西冰凉彻骨,寒意自脚底升至头顶.手指移到脖颈处渐渐收拢,动作轻缓.
       “放开我!”诸葛亮叫嚷,试图用这种拙劣方式来掩饰内心惊慌。
        手猛的使力,梦里是不会有疼痛的,他却能感受到窒息的痛苦,像一只水生动物被强行捞出来晒在阳光下.即便是在梦里一样令他惊恐万分.
        他听见始作俑者温柔至极的声音“对不起.”
         道歉…吗?为他掐自己这事?
         带着满头冷汗惊醒,诸葛亮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意外的看见了韩信发来的新消息:
        “boss,明天休假,一起看戏?”
          时间显示为两点二十九分,而现在是两点三十四分,也就是说消息是五分钟前发出来的,那他大抵还没睡.这人晚上都不睡觉?诸葛亮沉默,而后回复:
     “看什么戏?”
对方秒回:
      “木偶戏.”
诸葛亮想着李白貌似喜欢的紧,顺口提了句“约上小李行么?”
       “已经约了哦.”
这小子也不是很傻,还知道讨好嘛…诸葛亮莞尔.困意袭来,诸葛亮阖上眼,还这么早,再睡一会。
        殊不知窗外蛰伏的黑影.
        正与周公博弈并说好大战三百回合的诸葛亮被闹钟吵醒.想起今日有约在身,放假没必要搞得一身制服,到时候人家看见还以为是有什么案件,随手从衣柜里摸出衬衫外衣套上,漱洗完毕,估摸着时侯差不多了就给打电话去问韩信好了没.
         电话那端的人在吃早餐,嘴里含糊的应答“啊?sir窝好啦,正在…吃饭…哦哦泥等窝,削泥?塔在这呢…嗯好。”
       “大哥你能吃完了再讲话吗?”这是李.妈的我好想打韩信.白的声音.诸葛亮能想到李白是怎样的表情站在那盯着韩信.
      “窝尽量,咳咳…”
        后来诸葛亮才知道韩信由于吞咽太急而被哽到险些归西.
       
      
      
        

评论
热度(28)
« 上一篇 下一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