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

大概是个脑洞扒拉扒拉不知道该不该写,应该不好磕.

攻受未定私设众多↓。

俊秀温和道长x冷漠刻薄华山


        徐荧惑自小便在华山由师姐们带大,兴许是因为这个导致他长相偏阴柔,唯独眼睛里蓄的仿佛是华山风雪,看人时冷冷的似乎没什么情绪。逗他倒是会笑,也会拖着软糯糯的腔去央求练剑的师兄教他一招半式,每天以跑上跑下替师兄们送东西来换取随他们一起学剑.大师姐平常虽不乐意叫徐荧惑接触这些东西,但没阻止,只是讲他年纪小要注意些莫伤了自己.真剑是拿不到手的,师姐给他削了把木剑,像儿童玩具似的,他也不觉得不畅快欢欢喜喜提着剑去练了.
         彼时华山门派和武当交情甚深.在门派里时不时能瞧见几个身穿雪白长衫的道长,徐荧惑是在听雪楼第一次遇上吴霜的. 那少年年龄同他相仿,生得白净清秀,眉疏目朗,言行举止间透露出温和.他听师兄喊小霜,少年点点头很是乖巧的垂着头,校服袖角用银线细细绣着仙鹤翅膀,在华山算不得小的寒风里翻动.难得看见来年纪这么小的道长,徐荧惑不由停步仔细打量.旋即觉得也就那样,撇撇嘴拿着木剑溜了.
       从初见后,徐荧惑经常能在华山各个角落偶遇被称为小霜的人,有时是在龙渊冰潭,有时在华山曲曲绕绕的回廊里擦肩而过,不是不想打招呼,徐荧惑觉着素不相识突然过去搭一句岂不尴尬?正好,你不讲我不讲,俩人一直保持着这种诡异的默契,一言不发.
         
        
        

评论
热度(9)
« 上一篇 下一篇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