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

一个非国设的脑洞。

五岁的阿尔弗雷德和五岁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因为玩滑梯谁先谁后而打架。
十七年后他们又因为在床上谁上谁下而打架。

陈情

陈情视角的忘羡脑洞,前期大概没有汪叽出来,有点儿情→羡单箭头向.沉思写还是不写,陈情是那种年龄大性格比较温和沉稳的。

        我同他初见时法力甚微刚刚能化形,多年前的衣服早就被腐蚀的破破烂烂,满头满脸都是泥巴。没想到这个新主子比我看起来还要凄惨,脸色惨白满身血痕,一身紫衣几乎碎成片随风晃晃悠悠的.这家伙躺在地上吐血还不忘和我打招呼.
        “你好呀,我魏婴。”
        我叫陈情,本体是笛为魔修所召之物。前主身死后被封在困灵阵两百年有余.我蹲下身戳戳身边刚讲完话就闭上眼好像死翘翘了的毛头小子,两指并拢去试探他的鼻息——很好,还活着,有救。既然有能力把我唤醒应该也是金丹以上修为,我打算传些灵力过去吊住新主子的命,免得刚见面他就一命呜呼,手置在他腰侧时方才发觉他周身没有一点儿灵气运转的迹象,是个还未结丹的?麻烦大了去了。我沉着脸把他背起来,好小子,年纪不大分量倒不轻.
      
        

不知

大概是个脑洞扒拉扒拉不知道该不该写,应该不好磕.

攻受未定私设众多↓。

俊秀温和道长x冷漠刻薄华山


        徐荧惑自小便在华山由师姐们带大,兴许是因为这个导致他长相偏阴柔,唯独眼睛里蓄的仿佛是华山风雪,看人时冷冷的似乎没什么情绪。逗他倒是会笑,也会拖着软糯糯的腔去央求练剑的师兄教他一招半式,每天以跑上跑下替师兄们送东西来换取随他们一起学剑.大师姐平常虽不乐意叫徐荧惑接触这些东西,但没阻止,只是讲他年纪小要注意些莫伤了自己.真剑是拿不到手的,师姐给他削了把木剑,像儿童玩具似的,他也不觉得不畅快欢欢喜喜提着剑去练了.
         彼时华山门派和武当交情甚深.在门派里时不时能瞧见几个身穿雪白长衫的道长,徐荧惑是在听雪楼第一次遇上吴霜的. 那少年年龄同他相仿,生得白净清秀,眉疏目朗,言行举止间透露出温和.他听师兄喊小霜,少年点点头很是乖巧的垂着头,校服袖角用银线细细绣着仙鹤翅膀,在华山算不得小的寒风里翻动.难得看见来年纪这么小的道长,徐荧惑不由停步仔细打量.旋即觉得也就那样,撇撇嘴拿着木剑溜了.
       从初见后,徐荧惑经常能在华山各个角落偶遇被称为小霜的人,有时是在龙渊冰潭,有时在华山曲曲绕绕的回廊里擦肩而过,不是不想打招呼,徐荧惑觉着素不相识突然过去搭一句岂不尴尬?正好,你不讲我不讲,俩人一直保持着这种诡异的默契,一言不发.
         
        
        

天福村

  严重ooc慎入x 放飞自我系列x


       天福村二十年一度的村干部竞选又开始了。
       老村长君吾任本次选拔监察。你肯能要问我一个狗屁破山上的烂村里的村长怎么会有这么文艺的名字,不,其实你想多了,他原定名君惠惠但毕竟君这姓极其富有文化气息怎么取怎么难听特别是惠惠听起来一股女孩子气只得作废取了古文里的吾字。
         第一位上台的是天福村备受欢迎的师二狗,见他一身由七彩孔雀毛粘成的长衣,睫毛也是七彩的,呸。见他一身白袍飘逸,颇有几分道骨仙风的世外高人模样,出场哗啦啦就甩了一把钱,轻咳两声开始演讲。
       “大家要多多支持我啊!要不支持我哥也行。”
        说完他轻飘飘的下了台。君村长黑着脸啪啪鼓掌,那竞选人之一谢怜捏了把钱跟着啪啪啪鼓掌。
      第二位就是师二狗的哥哥。
      这人同他长得七八分相似,性格却完全不同,村里人称之为水横天,因他有一个独门绝技——借水。他把那长管子朝河里一戳,轰隆隆水就进了田。虽说他性情矜傲,但为人绝对是没问题的,君村长表示这是比较靠谱的。
        寥寥数言后,师无渡也下了台。
        那边师青玄正搂住边上黑衣男子笑嘻嘻的说些什么,那男子一副嫌弃极了的样试图挣脱,终被另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拯救出来。
        被搂住的是即将要出场的第三位竞选者地明仪,人称打地鼠外号仓鼠仪,他最擅长的是挖坑,呱唧呱唧几铲下去能直接挖出地下水,比那大城市里的那啥,啥挖土机厉害多了。不肯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师二狗是这样介绍的。而身形高大的则是村西棺材铺老板,外号黑水沉舟,反正就是个牛x角色听说他家棺材质量非常之好导致师二狗经常去蹭棺材睡。黑灯瞎火的指不定他俩干了什么,知情人士地xx透露道,每晚总能听见些不好的声音很辣耳朵扰他清修。
        而在这二位之后的是支持人数最少的谢怜,和他名字一样是个小可怜,收破烂的。他站在台上半天无言,扣扣头露出尴尬微笑:“我……”
        “好。”下面红衣少年热烈鼓掌大声叫好。
        “三郎……你怎么来了!”
       “想哥哥了,哥哥又不去找我,我只好自己来了。”于是演讲到此为止了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说好的不允许外村人入内呢!未成年少年扶摇翻白眼表示村规全是假的!未成年少年南风表示他们带弯祖国花骨朵儿!
         只剩下最后两位竞选人了,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人上场。等其一露面时,鼻青脸肿。他身后又跟上来一个,也是鼻青脸肿,两个人含糊不清叽里呱啦讲了几句又打成一团。
       激动人心的揭晓时刻就要来临了,天福村第二任村干将花落谁家呢!
        是师青玄师无渡兄弟,还是明仪,贺玄或是慕情风信?
        答案是——谢怜。
        因为他家种的秧苗既整齐又多!
        这是谁的功劳就不提了,总而言之,这一届竞选圆满落下帷幕。

一大早就看见了不得了的事

#有毒系列#
1.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早晨,联盟第一脸身着风衣优雅的在楼梯上打了个转儿,微长前发飘起,折射过来的微光映在他侧脸上分外美好.身体略微偏晃后便落步在楼梯下.
2
周泽楷双手插兜扬长而去.
3
这一幕正好被同样穿着风衣的张佳乐看见,他觉着可帅.
4
于是他来到楼梯上.浮尘在空气中流动.张佳乐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转身——脚下悬空,扎成一束乖顺贴伏在脖颈的头发也跳跃起来.
5
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还撞到了人,而且还把人撞倒了.
6
今天联盟里有件大事,有人匿名在荣耀职业选手群中上传了一张照片,内容是……叶某将韩某某压倒在地姿势暧昧并且叶某之手还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7
群里瞬间炸了,大漠孤烟和君莫笑被轮番艾特,问他俩是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也有人问了照片的上传者是谁.不过都毫无回应.当事人甚至没冒出来过.
8
张新杰一脸痛心疾首表示没想到队长竟是给,还是下面那个.看来霸图的希望得寄托在下一代.
9
刚刚被叶韩事件炸得外焦里酥的众职业选手没隔一分钟又碰上件更可怕的事.
10
主角是蓝雨的正副队.
11
江波涛拎着箱核桃露身后还跟了周泽楷和孙翔……六只眼睛齐刷刷看向了衣衫不整被按在墙角kiss的黄少天和按着他kiss的喻文州.
12
周泽楷和孙翔两个人处于懵逼状态,这,这是发生了什么?江波涛当机立断扔下核桃露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13
“哇哇你妹啊说了我和队长什么事也没有真的,我们之间只有纯纯的友谊没有你们想象的py关系!!!!”
“(^v^) ”
14
没一个人信他,只有铺天盖地的99.
15
韩文清想打人,很想很想,今天早上他脑袋还晕乎乎的走上楼时,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压在了她身上,手还顺势盖住了他那啥,满怀恶意的捏了两下,当他看清身上压着的人后差点没吐血身亡.经典的嘲讽脸不是叶修是谁?这家伙笑眯眯像没事人似的.
16
当压倒人那一瞬叶修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缓过来后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肉真硬不适合当垫子.然后他带着挑衅意味顺手捏了两把.
17
黄少天迷迷糊糊打着哈欠下楼,一道黑影闪过后由于惯性他狠狠怼了下旁边的叶修以后就与墙面亲密接触紧接着柔软的东西就印在他唇上,啥情况??!
17
喻文州听见隔壁门响就知道黄少天要出去觅食了,随手摸件外套套上久跟着出了门,没走几步看见一头骚里骚气酒红头发的张佳乐前辈闭上眼,他想过去打声招呼什么的,但是张佳乐好像陷入了冥思,喻文州遂放弃打招呼从他身边经过准备叫住前面的黄少天.然后他就被猛力撞了一下
18
踩到风衣带子摔下楼是个很丢脸的事,不过——张佳乐悄咪咪看了眼被压倒的韩叶.以及墙角的喻黄选择拔腿就跑.
19
喻文州发现接吻对象是黄少天以后假装没回过神按着他又亲了两分钟.
20
叶某被霸图队长直接拉回来房间然后一早上没出来.
21
后来张佳乐桌上多了张纸条:谢谢您,前辈.署名不详.叶修则捂着腰指责黄少天为什么怼他.
22
明明捏是你自己捏的,活该.

戏『3』

连生活的意义也不知道是什麽,那为何还要活着?
         日复一日的被相同噩梦纠缠着,诸葛亮觉得快疯了,梦说起来不可怕,有时他会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把这种梦划分到噩梦的行列中。
         一个人在空地,没有光没有声音,恐惧如同浪潮蜂拥而至,将他吞噬,低哑声音兀的响起,近在耳边,他却什麽也看不见。黑,全是茫茫深夜的黑。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贴在脸上似乎是手的东西冰凉彻骨,寒意自脚底升至头顶.手指移到脖颈处渐渐收拢,动作轻缓.
       “放开我!”诸葛亮叫嚷,试图用这种拙劣方式来掩饰内心惊慌。
        手猛的使力,梦里是不会有疼痛的,他却能感受到窒息的痛苦,像一只水生动物被强行捞出来晒在阳光下.即便是在梦里一样令他惊恐万分.
        他听见始作俑者温柔至极的声音“对不起.”
         道歉…吗?为他掐自己这事?
         带着满头冷汗惊醒,诸葛亮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意外的看见了韩信发来的新消息:
        “boss,明天休假,一起看戏?”
          时间显示为两点二十九分,而现在是两点三十四分,也就是说消息是五分钟前发出来的,那他大抵还没睡.这人晚上都不睡觉?诸葛亮沉默,而后回复:
     “看什么戏?”
对方秒回:
      “木偶戏.”
诸葛亮想着李白貌似喜欢的紧,顺口提了句“约上小李行么?”
       “已经约了哦.”
这小子也不是很傻,还知道讨好嘛…诸葛亮莞尔.困意袭来,诸葛亮阖上眼,还这么早,再睡一会。
        殊不知窗外蛰伏的黑影.
        正与周公博弈并说好大战三百回合的诸葛亮被闹钟吵醒.想起今日有约在身,放假没必要搞得一身制服,到时候人家看见还以为是有什么案件,随手从衣柜里摸出衬衫外衣套上,漱洗完毕,估摸着时侯差不多了就给打电话去问韩信好了没.
         电话那端的人在吃早餐,嘴里含糊的应答“啊?sir窝好啦,正在…吃饭…哦哦泥等窝,削泥?塔在这呢…嗯好。”
       “大哥你能吃完了再讲话吗?”这是李.妈的我好想打韩信.白的声音.诸葛亮能想到李白是怎样的表情站在那盯着韩信.
      “窝尽量,咳咳…”
        后来诸葛亮才知道韩信由于吞咽太急而被哽到险些归西.
       
      
      
        

戏『2』

                                                                         
      “以杀人为爱好,很有趣?”
      “不是爱好,是理由,惩罚我活下去的理由。”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面前人讲话,声音轻的像从齿缝间飘出,风一吹就会散掉。但他仍听的真真切切。
        唇角不自觉染上笑意,他解了胸前印徽再发问。
      “是为了什麽呢?值得吗?”
        沉默无语,男人不知道何时匿到阴影处,双手插在风衣兜,独露出截白的渗人的手臂。他眯眸,凭借月光能清晰看见男人腕上的银线透着锐利锋芒。
       “好自为之。”他长叹一声离去。
         男人耳中纳入这句话后,天台便唯剩呼呼作响的夜风声,他沉思,将垂落在眼前的银发拨到一旁。
         城市灯火璀璨,热闹非常。而背底肮脏被层层包裹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李白很苦闷,很惆怅,sir为什么老是把这个红毛破玩意丢给自己???害的他看护婴幼儿一样看护这家伙。
        “喂喂,你再碰老子东西试试!”李白怒吼。某位笑的天真无辜纯良无害嘴里还叼了块饼干咯吧咯吧啃,和他那紫头发爱嗑瓜子的朋友如出一辙。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看来sir的话一点也不假--智商太低会传染。李白默默盘算要不要把这人拎起来丢出去,想想还是作罢,有功夫和他磨还不如去逗逗那些新来的小姑娘们。
       坐在墙边吃的不亦乐乎的韩信察觉到他的意图,笑眯眯伸出手递给他一朵花“呐呐,拿去”
       李白黑着脸头也不回拉开门。
       韩信悻悻把花揣回怀里“不要就不要,干嘛不高兴,吓到人家啦!”
      然后韩信被一顿打,然后打人者把他踹出了门,然后门关上了。
      韩信爬起来拍尽灰尘对着门板发呆,哥我错了,让我吃完再走行吧?


-------TBC------
有人一起开黑嘛!我ID天水姜伯约.后面那个点也有!超坑,求大佬一起啊。

戏『1』

        凶案现场比韩信描述的更血腥,诸葛亮算是深刻感受到什麽叫做“恶心。”
        死者是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偏胖。被人发现时,他已经死了将近三天了,尸体,准确来说应该是烂肉残骸,被挂在门后。夏日闷热空气里溢满一股不知名的味道.而剥下皮囊做的玩偶斜倚在沙发上,妆容精致.艳丽面孔在灯光照射宛如地狱里爬出的索命恶鬼.
        两个字,变态。
        这是诸葛亮的第一感受,胃里翻涌起来。他忍住不适准备近距离观察,衣袖被人攥住。
       “sirsirsirsir好可怕…”韩信瞪着玩偶叫唤.双手死死扯着他的衣袖大有你要想过去我就不松手的架势.
        “小李。”
          胳膊上的力道瞬间消失,咂咂乎乎的男人被拽着马尾拖走,手仍在空中挥动“sir!sir!”
         “砰--啪--”
          这次是男人是彻底消失了。目睹全程的诸葛亮轻笑摇摇头,也就只有小李制的住这小子了。
         他揉揉眉心将心绪放回工作。

--------TBC-------
        
        

戏『序』

#ooc慎入#
#私设#
#警官亮x罪犯统#




        最近市里不太平,这让身为警长的诸葛亮头痛不已。
        惹得市内人心惶惶的是名为“傀儡师”的杀人犯.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sir,不好了出大事了!”门外传来呼声,刺耳声音穿透空气传入诸葛亮耳中,激得他人一颤,蹙眉将手中笔拍在案上,抬杯抿口清茶对冲到自己面前的男人幽幽道“小韩,冷静。”
       “sir,冷静不了啊!”红发男人一副受了巨大惊吓的模样“林水街78幢发生凶杀案……”断续的描述有些语无伦次,越说越乱,最后说到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麽了.总结性的来了句“建议您亲自去看看”后,男人顺手抓起诸葛亮方才放下的茶杯猛灌。换做是平常,他会被一脚踹出门,然而此时茶杯主人被凶杀案一事勾去心魄,未做理会。
        红发男人见他没反应,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挥挥,凑近他耳边大喊“回神了sir!经常发呆容易猝死!”
        这小子不被揍不舒服?诸葛亮瞥眼他,抄起一本书就是敲“滚去做事,不然让小李和你谈人生。”闻言,男人脸色骤变,灰溜溜的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将门带好。开玩笑,我可不想被那个成天喝酒自称剑仙的家伙胖揍,毕竟生命安全胜于一切。韩信靠在墙上如是想。室内重新安静下来。
        剥皮抽筋,用丝线缝合,在内里填充软物,以骨为架,以血为染,以细密银线牵动,这手法,似曾相识。
        诸葛亮眼角余光窥见窗外的天,暗了。
-------TBC-----
试试水…没人看的话某就不写。
      

© 

Powered by LOFTER